眼镜行业动态

大咖课堂|王新梅主任谈“儿童青少年近视高发的背后是一群极度焦虑的家长

大咖课堂|王新梅主任谈“儿童青少年近视高发的背后是一群极度焦虑的家长

 

 

 

王新梅

原哈医大四院眼视光中心副主任医师,眼视光学博士,副教授,国家一级验光师。2007年博士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现任黑龙江省总工会医院眼科主任,黑龙江新梅眼科医疗集团创始人。兼任黑龙江省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眼视光与眼健康管理分会主任委员、黑龙江省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专家委员会特聘专家、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康复工程与辅助技术专业委员会视障辅助技术学组委员、黑龙江省近视防控办公室培训部部长、黑龙江省近视防控专家指导小组成员、哈尔滨市博士眼视光技术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哈尔滨市博士眼视光技术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中国视光师杂志》副主编、国际角膜塑形镜学会亚洲分会(IAOA)委员、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儿童眼保健分会常务委员等多项职务。

◆ ◆ ◆  ◆ 

最近新梅眼科接待了一个很特殊的患者,就诊前家长与我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微信沟通,家长主诉:孩子6.9岁,角膜曲率44.8,眼轴22.01,前房深度3.16,晶状体屈光度23~25,单眼内斜2度。应该用赛飞杰散瞳还是阿托品散瞳?配眼镜是配新乐学还是配成长乐?0.01%阿托品和美多丽连续30天治疗哪个效果好?通过生物参数换算,孩子的晶状体屈光度大约是多少?无论如何解答,最终家长还是选择自己的治疗方案:美多丽连续治疗30天,完成治疗后来我门诊就诊。

 

经我门诊检查发现:

验光:

OD:-1.25DS/-0.50DC×95→1.0

OS:-1.00DS/-0.75DC×65→1.0

眼位:

CT+△:-10△ 33cmsc

调节:

BCC:0

NRA/PRA:+1.25/-0.75 ou

Flapper±2.0:OD:3cpm ;OS:4cpm

OU:4cpm;“ - ”困难

 

 

就诊时孩子父亲拿着厚厚的一本病例,其中包括各家医院的验光、生物测量、眼压、角膜地形图数据,全部重新打印排列,甚至包含每一张电脑验光单,对我们的检查和治疗方案也充满疑问,比如“生物参数正常,调节不足,调节灵敏度不足。为什么还是一个近视的表现?”调节不足又用美多丽连续治疗30天,造成调节更差,经调节训练后裸眼视力有显著提高,可是家长仍然“坚信”要用阿托品慢散,后来又问能否用赛飞杰散瞳,对于医生拟定的训练方案家长也存在极大的“质疑”,孩子父亲很“专业”地告诉医者,哪项训练不想做,是骗人的,哪项训练可以做一下,可以试几次……最后父母竟然因为做哪项不做哪项训练而当场争吵起来,最后什么也没做,带着孩子离开。后来孩子父亲又微信投诉我们接诊医生“吓唬”他们,“强行推荐训练项目”,造成了他们夫妻争吵……

其实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初发性近视病例,患者同时存在调节不足、集合不足,治疗方案也很明确:配镜、调节训练、集合训练,定期复查,度数进展过快也可选择角膜塑形镜。可是对于一个外行的父亲来说就变成了一个极大的课题,这个“用功”的父亲为了治疗孩子的近视“自学”近视治疗、近视防控书籍、教材,网上大量收集近视防控资料,一知半解,照搬照套,一样样地在孩子身上实验,这些资讯很多时候是相互矛盾,并非客观的,而且很多治疗方式是有其适应症的,比如这个孩子调节力低下,应该足轿配镜,做加强调节的训练,可是家长没有给孩子配镜,还用美多丽连续治疗30天,造成调节力更差。孩子不是小白鼠,不是给家长做实习眼科医生的试验品,在家长的选择、犹豫、纠结、实验中孩子的近视度数只会越来高。

类似这样的患者我们在临床中碰到很多,
他们有很多共性:

01

网上、媒体上搜集大量资料,偏执地选择相信某种理念

比如有的患者来到门诊坚决拒绝散瞳,坚持“网上说了,散瞳会失明”;有的患者已经高中学生了,调节力低下,却每次验光一定要阿托品散3天,因为“网上说了,慢散准”;600度近视,家长坚决禁止孩子戴镜,某近视治疗机构给配的200度的渐进镜,只让在看书时候戴,我们检查后告知她孩子近视1年增长了200度,她说因为最近没使用近视治疗仪;我们检查发现孩子调节力低下,需要配正常眼镜,全天配戴,家长拒绝,因为“眼镜戴上摘不下来”;建议配角膜塑形镜,家长说“网上说角塑危险,会让角膜变薄”;建议训练,家长说孩子功课紧,没时间……针对这样的患者,经验丰富的眼视光医生也变得束手无策。

现在是资讯爆炸的时代,很多近视儿童家长不甘心,甚至不愿相信自己的孩子近视了,甚至为此参加专业医生的近视防控会议、去专业的视光学学习班学习,自己组织“近视儿童家长微信群”在群里讨论哪些治疗方法有效,甚至开微课讲座,比如“家长如何换算验光公式”,组团代购日本、香港近视治疗“神药”,组团买0.01%阿托品,拿自己家孩子做实验“小白鼠”。其实近视是分很多种的,比如真性近视、假性近视;轴性近视、曲率性近视;调节痉挛近视、调节不足的近视;伴有内隐斜的近视、伴有外隐斜的近视;每种近视治疗方案都不同,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如果一个假性近视的孩子,散瞳后近视消失,他会说阿托品散瞳可以治疗近视,可是一个调节不足的真性近视同样用阿托品散瞳就不会有这样的疗效,所以经专科医生明确诊断分类后给予的个体化的对症治疗方案才是最好的近视防控方案。

02

家长极度焦虑,惊恐情绪感染孩子

我曾经碰到过2名分别患有“癔病性高度近视”和“癔病性高眼压”的儿童患者,两个患者都由单亲妈妈照顾,由于过度惊恐,所以带着孩子全国各地去看。

这个高度近视患者8岁,散瞳验光双眼只有50度远视散光,但是会间歇性发作高度近视,发作时会突然视物模糊,当时验光会是700~1000度的高度近视,孩子处于极度惊恐状态,别人说活,他就觉得是不是在说我?是不是说我眼睛要瞎了?看任何东西都怕会突然变模糊。从临床看,我认为这样的孩子心理暗示、心理治疗更重要,给他配了一副远视散光镜,给予睫状肌麻痹剂每天睡前用,给予调节放松训练,同时告诉他眼睛没什么大问题,这个眼镜和药物就可以完全治愈。鼓励他上学,多与别人沟通交流,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

但是在与家长交谈中发现这个孩子疾病的根源在于他的母亲,这个母亲处于极度焦虑状态,一边说一边哭,自述单亲,带孩子很不容易,全部精力都倾注在孩子身上,现在工作都放弃了就给孩子治眼睛,现在不敢让孩子上学、看书、接触任何文字相关的东西,正是家长的过度关注、家长的焦虑和不良情绪造成了孩子的神经性高度近视,我明确告知其孩子近视是功能性的、神经性的,没有器质性改变,也不严重,不要过度紧张,而且暗示她,她的情绪会对孩子造成不良影响,希望她自己也要“移情”,把关注点转移到其他地方,不要过度关注孩子的眼睛问题,当时家长似乎很明白,但事后却几乎每天电话向我倾诉她的不良情绪和焦虑,前期的说明白仅仅是暂时的。

这是一个很极端的例子,但是在门诊上每天都会碰到类似的家长,特点是家长(尤其是母亲)缺少自己的生活内容,全部身心都在孩子身上。在这里我们也想提醒这些家长,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多关注自己的生活,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给孩子适度的自由发展空间,家长和孩子都会受益。家长良好的情绪,家庭轻松、愉悦的氛围,父母温馨的家庭关系对孩子身心健康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临床上我们也发现性格开朗、有自己工作圈子,对孩子适度关注的家长,其孩子的近视也会控制得比较理想。

03

怀疑一切,被害妄想症

有些家长把医患关系放在相互对立的地位,怀疑一切,建议做检查,他要求医生一项一项解释每项检查是做什么的;散瞳对眼睛有害,不散瞳验光准吗?不配角膜塑形镜担心度数增长怎么办?配角膜塑形镜担心角膜变薄怎么办?角膜感染怎么办?配框架镜担心摘不下来怎么办?眼睛变形怎么办?对医生、对一切治疗都持怀疑态度,满心惊恐,总担心你要对我孩子做什么,把医生推到对立一面,在怀疑、选择、犹豫中错过了孩子的最佳治疗和近视防控时机。其实医生与患者立场一致,在统一阵营,共同对付孩子的近视防控问题,家长的信任与配合对于儿童近视防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我有一个医生朋友,孩子近视来我这里就诊,孩子是低龄发生的轴性近视,父母有高度近视遗传基因,现阶段增长速度比较快,经检查表明配角膜塑形镜会控制得比较好,家长说:“好!”;孩子调节、集合不好,建议需要做一个疗程的视功能训练,家长说:“好!”依从性非常高,之后复查近视一直控制良好。家长说:“我是搞医的,我在我的领域是专家,但是在视光领域,您是专家,那我就全听您的。”其实很多时候孩子近视控制良好,医生的欣慰与喜悦丝毫不亚于家长。

04

学习至上,一切让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在门诊中曾见到一个小学二年级的高度近视孩子,每天学习12小时以上,全年休7天,钢琴、画画、书法都在学,家长与孩子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亚健康状态,面如菜色、弓肩驼背、眼神呆滞,没有任何少年儿童应有的健康活泼气息,全家不看电视、不上网,一切为了孩子学习,建议视功能训练,没时间;建议户外运动,没时间;建议角膜塑形镜,说晚上睡眠时间不够;最后匆匆配了眼镜离开,又奔赴各种补习班、课外班去了。殊不知对于青少年儿童来说精神健康、身体健康更为重要,掌握学习方法、培养学习兴趣就足够了,而这些家长把对于前途、对于名利的焦虑过早地强加于幼小的孩子身上,造成家长与孩子都是身心俱疲,近视还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没有健康的身心,本身就输在起跑线上了。

05

当众指责孩子,一切归咎于孩子,推卸责任

在门诊经常会见到一些孩子看不到黑板很长时间了,却不敢告知家长,通过检查发现其近视已经增长了二三百度,结果家长当众劈头盖脸数落孩子,“不让你看电视,非看”;“我让他做训练了,他自己不肯做”;其实这样的家长还很普遍,家长的责骂造成孩子的畏惧心理,看不清也不敢向家长反映,借用同学眼镜,学校视力体检时弄虚作假,等到检查时才发现近视已增长很多了。这样的当众指责会严重打击伤害儿童的自尊心,而且会掩盖近视增长情况。正确的做法是无论视力是否下降,每3个月做一次常规验光检查,监测近视发展速度,度数增长50度就应换镜。

 

现阶段儿童近视眼体现出“小、升、高”的特点,即发病年龄小、度数发展快速、高度近视发病率高,近视高发的严峻形势已经得到国家领导和政府的高度关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学生近视问题的发表重要指示:切实加强新时代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经国务院同意,国家八部委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近视防控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就眼科医生临床经验来说,建立“家庭—学校—医院”近视防控良性循环链,相互配合,共同防治至关重要。温馨的家庭氛围、和谐的亲子关系、良好健康的生活习惯是近视防控的基础。这里也奉劝各位焦虑的家长,正视儿童近视问题,理性对待。加大力度进行专业正规的近视防控科普宣教引导,也是各级政府、教育卫生部门以及眼视光医生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51职业考试网 版权所有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西三庄大街52号A座401、501

咨询电话:0311-87338028、80892822 周六日不休息 邮箱:sjzygs@163.com 本站由【蓝点网络】设计制作

在线客服系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黄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赵老师

0311-87338028
15931171298